<acronym id="8k0wy"></acronym>
<rt id="8k0wy"><center id="8k0wy"></center></rt><rt id="8k0wy"><optgroup id="8k0wy"></optgroup></rt><sup id="8k0wy"><small id="8k0wy"></small></sup>
<sup id="8k0wy"></sup>
<rt id="8k0wy"><small id="8k0wy"></small></rt>
<rt id="8k0wy"><small id="8k0wy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8k0wy"></acronym>
<rt id="8k0wy"></rt>

新聞線索: 8218666

廣告合作: 8218607

網站首頁 > 副刊 > 正文

落筆旨在承文脈——寫在《丹青鹽都——自貢當代畫家評傳》面世之際

2019-10-14 22:31:29來源:自貢網分享到

時光飛逝,歲月如歌。

1972年歲末,我當兵從戎來到鹽都,四年后又定居于此。四十多年里我沒有離開過自貢。

幾十載春秋過去,風雨兼程,我雖沒有降生于鹽都自貢,但自貢已成為我的第二故鄉。從業的同時,我一直不忘初心,矢志不渝癡迷著文字、書寫著文字。

2006年,自貢市人民政府為老畫家劉克剛舉行了隆重的90壽慶;在省美術館成功舉辦“丹青自貢”美術作品展。萬鐘的《百蝶圖》《畫蝶技法》及劉克剛的《劉克剛畫集》《國畫家劉克剛研究》等也先后面世。地方媒體還開展了較長時間的“本土藝術家”系列宣傳。

2012年歲末,我從報社退休,固守清貧的生活中,仍筆耕不輟,所謂天道酬勤,2014年,我完成《燦爛星空——自貢當代作家評傳》一書。此書由寧夏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,文友們頗多贊譽。我不滿足于此,又開始了新的跋涉,萌生了撰寫《丹青鹽都——自貢當代畫家評傳》一書的想法。

2017年初春,省美協和四川藝術網邀請我撰寫一批四川省德藝雙馨的老畫家,為此我自行補充了美術方面的學養。交卷后,我便動手《丹青鹽都——自貢當代畫家評傳》的筆耕,開始走訪并撰寫自貢和散住在各地的自貢籍畫家。

于是,我循著鹽文化的痕跡和“井鹽畫派”的流韻,強忍腰痛,拖著染疾的雙腳八方奔走。采擷畫家史實,遍閱相關資料,為盡力復現他們的藝術人生,可謂費盡心智。但也為自己的追求和付出而快樂著。

人生如夢。我深知“鹽都畫派”里不少年逾古稀的畫家會逐漸老去。這些老人要是走了,他們的人生故事、精湛畫藝,誰還會知道呢?老子“形無不毀”的道理,給了我緊迫感,我擔心,如果稍晚一點兒,那些有形的“碑”和無形的“口碑”就會迅速消弭。

因而我有時披星戴月,有時頂風瀝雨,行色匆匆,風雨兼程,開始了我的文化苦旅。

由于撰寫本書純屬個人行為,鑒于個人視野和美術學養的限制,有不少比書中更為優秀的畫家我沒能顧及,有不少寫入書中的畫家的述評也沒能到位;收入本書的畫家按年齡長幼排序,無厚此薄彼之念。

也許這部作品既不屬純粹的文藝評論也說不上純文學作品。然而,我旨在將畫家的藝術人生用我散文的緊湊、考察筆記的真實、隨筆的信馬由韁、文史小品的嚴謹周密,有序地凝聚在一起。聚鹽文化之風,對自貢籍老、中、青三代畫家的藝術人生進行詳實而生動的記錄;對他們的創作風貌做出得當、貼切的解讀和獨特的闡釋,彰顯出全書一以貫之的去偽存真的精神。

這部書,成因是由采訪手記、畫家訪談、評論評述等元素組成。我有意緣著非虛構寫作的路徑,借以我幾十年鐘情于文學的表現力和表達力,盡可能的使本書的文字具有文學張力,詩意的流淌,才情的迸發,雅意的氤氳,我企圖把評論性的文字用詩性的語言來呈現,使原本理性的東西變得感性生動、豐盈鮮亮起來。

我還想讓這部《丹青鹽都——自貢當代畫家評傳》具有獨特的價值——

其一,讓它提供一份百年來自貢畫家創作研究的重要史料和參考資料;

其二,讓它提供一種糅新聞性與文學性為一體、評論家與作家共同參與的深度評論文本的實踐和探索樣本;

其三,提供一份訪問對話類文藝評論文體的范式。

當然,愿望和結果肯定有一定的距離,只有留待讀者評說了。

縱觀自貢“鹽都畫派”的形成和發展,在凝聚百年來先輩們的共同努力,經歷了許多曲曲折折后,終于在20世紀80年代再次崛起,形成了具有地域性的繪畫風格和特點。

今天,省內的“嘉州畫派”和“達州畫派”早已聲名遠揚,頗有建樹。我們推廣和彰顯“鹽都畫派”,對于助推自貢“地域文化”和“城市文脈”有著重要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。

新世紀以來,四川省委、省政府響亮地提出“扶持巴蜀畫派”的戰略號召,自貢推廣和彰顯“井鹽畫派”,這既是對省委、省政府提出“扶持巴蜀畫派”戰略號召的響應,也是建設文化強市的需要,既是歷史賦予我們的神圣職責,更是我們實現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我相信,320萬鹽都兒女一定滿懷赤誠地期盼和呼喚“井鹽畫派”這面旗幟在鹽都大地高揚,鹽都藝術家應該積極行動起來,振奮精神,深入生活,勤奮創作,迎接“鹽都畫派”新一輪的大好機遇,大力發展,為建設自貢經濟發展高地和文化強市,為“鹽都畫派”的嶄新未來而不懈努力。

愿“井鹽畫派”的后繼者們,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努力增強創新能力,發揚團隊精神,鍥而不舍,再接再厲,負薪構堂,繼往開來,高揚“井鹽畫派”的旗幟,鑄就自貢美術更加輝煌的明天,在文化嬗遞的世紀大潮中書寫新的一頁。

這,也許就是我苦心孤詣、嘔心瀝血寫作這部《丹青鹽都——自貢當代畫家評傳》書的初心吧!(周 云)

霍邱| 日土| 海东| 陕西西安| 包头| 昌吉| 承德| 桂林| 遵义| 通辽| 长兴| 灌南| 台北| 晋城| 铜陵| 安庆| 揭阳| 红河| 单县| 邢台| 广饶| 眉山| 龙岩| 萍乡| 喀什| 深圳| 郴州| 湖北武汉| 德州| 滕州| 河源| 玉树| 海门| 长兴| 天水| 三门峡| 济南| 白沙| 九江| 永康| 崇左| 焦作| 招远| 武威| 吉林长春| 诸城| 辽源| 新沂| 阳春| 张家界| 聊城| 海西| 赤峰| 宝鸡| 基隆| 莆田| 扬中| 柳州| 保亭| 沧州| 九江| 燕郊| 铜仁| 杞县| 肇庆| 长治| 镇江| 简阳| 台北| 舟山| 延边| 梧州| 湘西| 永州| 泰兴| 三明| 东海| 本溪| 眉山| 灵宝| 大庆| 日土| 汕尾| 海门| 丹东| 济南| 东营| 聊城| 阳泉| 泰州| 定西| 白城| 晋中| 伊犁| 仁怀| 沛县| 伊春| 黄山| 阿克苏| 泉州| 四平| 宁波| 江苏苏州| 临汾| 宜都| 陇南| 昭通| 遵义| 基隆| 淮北| 承德| 阿坝| 天水| 南通| 台湾台湾| 南充| 邢台| 余姚| 金华| 晋中| 平凉| 怒江| 赣州| 仁怀| 屯昌| 连云港| 池州| 本溪| 巴中| 马鞍山| 海丰| 清远| 新余| 阿坝| 锦州| 延边| 寿光| 普洱| 绵阳| 阜新| 新乡| 遵义| 邯郸| 惠州| 陕西西安| 鄂州| 澄迈| 咸阳| 滁州| 怀化| 慈溪| 济源| 曲靖| 洛阳| 漳州| 忻州| 承德| 平潭| 抚顺| 江门| 瓦房店| 海西| 琼海| 神农架| 毕节| 惠州| 云浮| 庆阳| 营口| 台山| 安庆| 项城| 安阳| 琼中| 定州| 六盘水| 伊犁| 清远| 荣成| 保定| 承德| 果洛| 溧阳| 柳州| 韶关| 镇江| 德阳| 宜春| 定西| 开封| 鹤壁| 滕州| 屯昌| 营口| 南通| 齐齐哈尔| 淮南| 柳州| 梅州| 怒江| 赣州| 溧阳| 山西太原| 南安| 忻州| 恩施| 焦作| 承德| 扬中| 廊坊| 湛江| 丹东| 河北石家庄| 定安| 肇庆| 临海| 固原| 七台河| 鄂州| 牡丹江| 宜昌| 馆陶| 赵县| 天长| 金华| 海拉尔| 黄南| 青州| 赣州| 德清| 玉林| 天门| 靖江| 甘南| 汕头| 桂林| 黔南| 鄢陵| 改则| 吉林长春| 怀化| 金华| 安庆| 阳江| 山南| 长治| 铜陵| 包头| 那曲| 黄石| 梅州| 晋江| 滁州| 贺州| 南京| 玉树| 龙岩| 抚州| 潍坊| 改则| 河北石家庄| 安康| 蓬莱| 鹤壁| 苍南| 莱州| 双鸭山| 焦作| 包头| 阳泉| 黔东南| 石嘴山| 达州| 鹤岗| 宣城| 来宾| 简阳| 普洱| 果洛| 眉山| 宜宾| 铜仁| 万宁| 广汉| 庆阳| 德州| 内江| 葫芦岛| 莱州| 仙桃| 四川成都| 改则| 安徽合肥| 新余| 滁州| 潜江| 西双版纳| 商洛| 浙江杭州| 琼中|